对《ASME Ⅷ-1-2004译文的讨论》一文的讨论(节选)
A Discussion on the Article《Discussion on Chinese Translation of ASME Code Section Ⅷ-1-2004》

 丁伯民 DING Bomin
华东理工大学 East China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本文对《ASME Ⅷ-1-2004 译文的讨论》一文所作的重译、点评逐条分析、讨论,指出问题所在,并对如何提高译文质量提出建议。
This paper has pointed out where the trouble made in the re-translations and comments of the article 《Discussion on Chinese Translation of ASME Code Ⅷ-1-2004》by analyzing and discussing both serially, and suggested how the translation should be improved as well.

译文;质量;误译;ASME规范Ⅷ-1
translation;quality;mistranslation;ASME Code Ⅷ-1

1 前言、撰写本文的背景与感受

拙作发表后,陈登丰教授级高工撰文[1]就如何提高译文质量,以拙作为契机,从剖析译文实例入手,对拙作逐条点评,并为译文的准确到位、通顺易懂和简洁可读而作出重译的修改建议。

陈工是我的师辈。虽然几年前还从未谋面,素昧平生,但通过几年的不算太多的接触,深感陈工中、英文功底的深厚、扎实,特别是对资料的熟悉程度和搜索本领,更是令人钦佩,所以一直是ASME规范译文的主要校对、审核和我所敬崇的资深专家。

我是在十多年前阅读ASME译文过程中发现一些疑问,向CACI多次书面提出询问、修改建议才开始接触CACI的。之后,CACI前领导要我独挡一面地翻译ASME Ⅷ-3的第一版(无前译可参考),尽管我一再表示,我只熟悉设计,对材料、制造、检验等只有作为设计应用的常识水平,外语只能是免强阅读专业书藉和文献。但受不了CACI前领导的盛情邀请,从大局出发我才勉强答应,只好赶鸭子上架。之后,CACI现领导又要我接手2001版ASME Ⅷ-1、2的设计部分,并同意我撤去Ⅷ-3的制造、检验部分。从此我走上了半工半学的艰难生涯。

在接手ASME Ⅷ-1、2的2001版后,我逐字逐句斟酌,大胆地对1998年译文每页的几乎30~50%作了修改,并把其主要错误多次书面交陈工(当时系各册校对)审阅,陈工把这些意见有的择要以公开讨论的形式、有的全文并增加标题后交《ASME在中国》[2][3](文[3]在排版中有一些错误)。其中文[3]针对名词原译的修改35条,对Ⅷ-1、Ⅷ-2原译的技术错误修改分别为10条和17条。所有这些,陈工在校对中都未作任何修改。

由于我多次对翻译的组织工作和与译文质量等有关问题向CACI领导反映。在翻译2004版之前,CACI领导组织了ASME Ⅷ的所有译校人员在上海开了2天座谈会,我在会上主要提出:

(1) 名词术语的正确翻译和统一。因前译中有许多名词术语不确切或易误解,并因全册由不同人员译校(98版虽由同样人员译校,但基本上都是引用了七、八十年代各版由许多人员译校的内容),ASME规范十分严谨,同一名词在各处的不同译法可能会给用户带来误解。我主要仅对我所分工的部分提出了一些看法,其它与会者所提不多,所以现在看来还有很多内容需要修改或统一。这些意见均由陈工执笔整理,并由CACI以通知的形式发第Ⅷ卷译校人员:“望遵照执行”[4],并在委托翻译协议书中对翻译质量要求作了具体规定。

(2) 译校中不要擅自增添原文没有的内容,并尽量直译,确有把握不致误译原文时才慎重采用意译;如因直译难以清晰表达原文意思而需由译者说明时,应采用醒目符号标明“译注”。否则,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如由译校者任意增添、改动原文而可能不确切者,后果难以估计。拙作[5]就曾指出这类问题。

(3) 同一册、甚至是同一卷的译校人员最好是互译互校。ASME规范严谨、简洁,前后呼应,过去是同一册由多人译、多人校(甚至还有审),以致在不同章节中、甚至是不同册的同一内容,由不同风格、习惯、专业的人员译校后,可能导致面目全非。笔者曾在文[5]中举出了不同册的同一内容,由同一套译校班子成文后的这类实例。至于同一名词在全册用不同译法者则比比皆是。互译互校并在必要时建立译校人员评估考核等责任制,可以大大避免这类错误的发生。

(4) 译校时一定要对照原文、全文逐字检查,这样不仅能改正过去的误译、错译,而且能发现并改正漏排、错排的问题。例如译2004版,不能仅就根据2004年美方所发的“更改一览表”中所列者翻译,其余绝大部分则据2001、甚至更早的译本内容一抄了事。事实上,对ASME Ⅷ几个版本的译校一直是这样做的(我分工的部分除外)。

会后,对分工予我的部分,我基本上都遵照CACI通知的名词术语译法以及委托翻译协议书中对翻译质量要求,都据原文逐行逐字检查,并和新校对邵工(教授级)反复讨论、磋商。只是我和邵工的水平原因,不可避免地还存在一些问题,望请各位专家、用户、读者随时提出,以便改正。

但在实际工作中发现,有些译校人员没有完全遵照会议精神和CACI秘书处的通知执行,即至少应是名词术语译法的统一,按照原文检查一遍;对2004版的译校有些基本上仍沿袭过去的作风。鉴于我和其它译者在参加有关部门组织的和ASME规范有关的工作中,有些技术专家曾一再提醒大家,工作中一定要照Ⅷ-1原文,如照译文有时会贻误读者。加上我应某取证工厂之邀讲解Ⅷ-1时,技术人员对我讲解的内容提出质疑而使我不知所以,后经查证才发现提问者是按98版译文意思理解,我则按原文意思理解而致彼此都摸不着头脑,原来是译文错了,等等。加上我在工作中也发现了一些译文错误,本着对读者负责的精神,便向CACI领导反映,并撰文在《ASME在中国》上发表我的一些看法。

我所写此两文(文[6]、[7])的内容,已如文中所述:仅是指2004版译文不符原意,以致造成误解甚至出错而可予讨论者,也就是陈工所述三原则的第一原则,或“信、达、雅”中的第一、并略带第二点。所以对于译文不违原文本意并能使用户理解者,不论它多么繁复、倒叙或顺叙、通顺与否,一律暂不讨论,所以只要原译无技术性错误,在建议中一律仍照原译直抄,不加任何改动。此外,由于前次会议上并未提及陈工所述的四不译原则,CACI也从未有过这一规定,只规定了max和min等在图和表中可以不译,所以也是照过去原译,如原译对MDMTRTUTPT译出或不译出者,一律照抄不误。

我写这一些,作为下面讨论的背景和前提。

2 对《ASME Ⅷ-1-2004译文的讨论》一文的讨论

文[1]提及:我对ASME规范Ⅷ-1-2004版的制造部分提出53条问题译文,Ⅷ-1-2004中译本555页,折合900,000字,53条译文大约1000字,占0.1%,建议奋斗目标为2007版降到0.01%。

文[1]虽是从改正问题译文的努力目标出发才这样统计,但笔者实不敢苟同。其一,不说53条是不是提全了(因我并没有为不是我分工部分进行校对的责任),就说是53条占0.1%吧,技术规范不是小说,不能仅由错别字来统计错误比例。严格说,最起码的一点就是不能有任何技术错误。现在至少已提了53条,加上设计部分已公布的、我已改掉的错译或不达意的名词术35个,译文10条[3],以及在我未参加CACI工作前已提给前领导、并已改掉的10条左右(惜无记录,但尚可回忆),我觉得问题是够引起领导重视的了。如果说把welded joint(焊接接头)译成元件,把volume(体积)译成数值,把not exceeding(不大于)译成小于,把at all points(所有高部位)译成最高部位,把……factors,which shall be used only if it is 1.0 or greater(此系数仅在等于大于1.0时才采用)译成此系数仅用于WT等于大于1.0,把range(范围)译成幅等等,按字数计,每条不过几个字,但作为技术规范,用户在执行中所引起的错误,却是无法估计的。即使在下一版把问题降低到2004版的10%,在我看来也是无法接受的。

文[1]还认为:细节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对此,我建议应该是大节远重于细节,对、错远重于通顺、简洁。在信、达、雅中,信、达是第一位的,所以在校对中,首先应是“雪中送炭”,“然后才是锦上添花”。

我再强调一下,我意是要看孰重孰轻,先大力抓重的,当然能一起抓更好,不是说不要轻的,更不是说只抓轻的,不抓重的。

以下就文[1]作出讨论。

[1]提及:53条问题译文中,作者认为其中有17条修改得好,有36条可以讨论。并在第(49)条的点评后,提出从丁译。这样,指18条可以接受,35条可以讨论并要重译。

综观这35条,我大致归纳了一下,可以分为以下六类。现逐类摘要并举例提出个人看法,供陈工、CACI领导及专家、用户及读者讨论参考。如有不妥或有言辞过于直率、冒犯之处,敬请谅解。

(一) 重译重蹈覆辙或更予发展的,约10余条,下面逐条详细分析。

(二) 重译和拙译无原则出入,也说不上是更简洁、通顺的,约10余条,下面依顺序举例摘要分析(为省篇幅)。

(三) 对原译和拙译作了改动,并对被改动了的拙译提出点评及重译者,约4条,下面举例分析。

(四) 因文[1]的“四不译”原则,拙译未执行者(不知者不罪),约5条,下面仅列出编号。

(五) 从技术上可予讨论,但本人一时还难以辩别者(因本人确实不熟悉制造、检验),2条,下面分析。

(六) 文[1]所列正确,我在建议修改原译时对与修改无关的部分确系本人疏忽造成的,1条,下面分析。

此六类中,对某条来说,有可同时存在其中的二类。

下面逐类讨论并分析。为能透彻地说明问题,以下照原文、原译、丁译、陈译、分析次序逐一排列;并当对原译和拙译有所改动者,则辅以真正的改动了的说明

(一) 重译重蹈覆辙或更予发展的

(7) UG-84(C)(4)(b),原文为:The applicable minimum lateral expansion opposite the notch……

【原译】其缺口相对部位处的最小横向膨胀……

【丁译】合适的缺口背面部位处的最小横向膨胀……

【陈译】缺口背面合适部位的最小横向膨胀……

【分析】由原文,此处确不能看出applicable是形容“部位”,而是形容“最小横向膨胀”的。拙译的“部位”二字是由于要尽量不改动原译而引来,原译对此的表示是可以的。

UG-84(C)(4)是指材料冲击试的合格值,其中(a)是指一般中、低强度钢,此节(b)是指高强度钢。所以,可以理解为缺口背面部位处的最小横向膨胀值按UHT-6(a)(3)和UHT-6(a)(4)要求是合适的。

由于原文己表示了此值是最小横向膨胀值,如按陈译,“合适部位的最小横向膨胀……”,用户必然会提出:哪个部位是合适部位?而原文己经明确表示,是在缺口背面部位处。众所周知,在冲击试验后,缺口背面是会发生横向膨胀的,但在离缺口两侧一定距离处,或甚至是搁置试样处,虽也是缺口背面,基本上不会有横向膨胀,即其值比缺口背面部位处的值要小,甚至是0,即属于“最小横向膨胀”,如取此处为缺口背面的合适部位,必判该材料为不合格。因而有误。

(16) UG-131(e)(2)的注,原文为:……the value of WTcalculated by the above equation, shall be corrected by being multiplied the following factors, which shall be used only if it is 1.0 or greater.

【原译】按上述公式计算的WT应乘以下列系数进行校正,WT值应取大于等于1.0

【丁译】按上述公式计算的WT应乘以下列系数进行校正,此系数仅在等于大于1.0时才采用

【陈译】按上述公式计算的WT应乘以下列系数进行校正,此系数仅用于WT等于大于1.0

【分析】此处是指计算泄压装置的理论排量,规范已列出了WT=51.5AP,并在必要时应乘以下列系数进行校正。陈译则表示,用于校正的系数仅用于WT等于大于1.0。照此说法,似都不需要乘以校正系数。规范能订出这样的规定吗?陈译和原译一样,显然有误。

(24) 笔者在此条中表示为:图UW-13.1,原文缺分图编号(i),……致使用户在阅图时对不上图号而导致出错。

陈工则表示为:Fig.UW-13.1

丁注:分图编号(i)

点评:译本图UW-13.1中未发现缺分图编号

【分析】拙作[6]已清晰地表示:原文缺分图编号(i)。并讨论了由于原译未按原文翻译,擅自修改原文的图号而导致出错。何况委托翻译协议书已明确要求:译文(包括图、表)的格式,标号,符号,单位等完全按照原文,不得改动。

文[7]修改了拙译,并表示:译本……未发现缺分图编号。使读者误认为拙译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26) UW-16(b),原文为:Do=outside diameter of neck or tube attached by welding on inside of vessel shell only

【原译】Do=接管颈部外径,仅用焊接连接到容器壳体的内表面;

【丁译】Do=接管颈部或仅用焊接连接到容器壳体内侧的管子外径

【陈译】Do=只以焊接方法与容器壳体内侧连接的接管颈部或管子外径

【分析】此处是讨论开孔接管处连接焊缝的最低要求时所作的符号说明。各个连接焊缝可见图UW-16.1。

图UW-16.1接管及其它连接件焊到壳体、封头等元件上的一些许用型式

陈译和拙译的区别在于:拙译是指接管颈部或仅用焊接连接到容器壳体内侧的管子,即接管颈部之前并无前提;而陈译则是指只以焊接方法与容器壳体内侧连接的接管颈部或管子,即接管颈部和管子之前都有前提。众所周知,开孔接管可以是通过开孔处的接管颈再和外部接管相连,也可以是直接将接管连于开孔处。原文的意思是,当采用接管颈时,Do即为接管颈部的外径;当采用管子直接相连、且仅用焊接方法连接到容器壳体内侧时,见图UW-16.1(V-1)(V-2)(W-1)(W-2),Do即为管子外径。此处照原文确可以按陈译或拙译,但笔者认为,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照前后文,逐字、逐句、逐图、逐式地分析、琢磨,这是对保证译文质量的应有态度。因此陈译有误。

(略)

(二) 重译和拙译无原则出入,也说不上是更简洁、通顺的

为节省篇幅,以下仅按陈文所列顺序摘要列出,其余的可按所列编号由读者判别。

(1) UG-80(b),原文为:The shell of a completed vessel to operate under external pressure shall meet the following requirements at any cross section.

【陈文所引的原译】完工的容器在受外压操作时,任何截面处的不圆度应满足下列要求。

【真正的原译】完工容器的壳体在受外压操作时,任何截面处的不圆度应满足下列要求。

【陈文所引的丁译】完工的容器在受外压操作时,任何横截面处应满足下列要求。

【真正的丁译】完工容器的壳体在受外压操作时,任何横截面处应满足下列要求。

【陈译】完工的受外压容器的壳体,其任何横截面处应满足下列要求。

【分析】不言自明,陈译和真正的丁译毫无原则出入。相反,到是陈译的“完工的受外压容器的壳体”一说使人感到别扭。

(略)

(三) 对原译和拙译作了改动,并对被改动了的拙译提出点评及重译者

(4) UG-80(a)The inner surface of a torispherical, toriconical, hemispherical, or ellipsoidal head shall not deviate outside of the specified shape by more than 1-1/4% of D nor inside the specified shape by more than 5/8% of D, where D is the nominal inside diameter of the vessel shell at point of attachment. 中间不得大于1.25%D()

真正的原译】碟形、折边锥形、半球形或椭圆形封头的内表面与规定形状(译注:即样板)的偏差,在样板中间不得大于1.25%D(译注:即向外凸,曲率半径偏小),或在样板两边小于5/8%D(译注:即向内凹,曲率半径偏大),此处D为连接处的容器壳体公称内径。

由文[1]改动了的原译】碟形、折边锥形、半球形或椭圆形封头的内表面对规定形状既不得有大于1-1/4%D的向外偏差,又不得有大于5/8%D的向内偏差,D为容器壳体在连接点处的公称内径。

【丁译】碟形、折边锥形、半球形或椭圆形封头的内表面对规定形状既不得有大于1-1/4%D的向外偏差(译注:即指球冠区半径偏小,用内样板检查时显示外凸),又不得有大于5/8%D的向内偏差(译注:即指球冠区半径偏大,用外样板检查时显示内凹),D为容器壳体在连接点处的公称内径。

【陈译】碟形、折边锥形、半球形或椭圆形封头以内样板检查时,向外偏差不得大于1-1/4%D;以外样板检查时,向内偏差不得有大于5/8%D,D为容器壳体在连接点处的公称内径。

【分析】如果2004、2001版的原译确如文[1]所列,我根本不会、也不必撰写文[5],但实际上却是,从CACI授权翻译起的1998、2001和2004版,都是上面所列2004版的真正原译。鉴于这一译法已造成了包括涉及我国标准在内的深远影响,经多次向有关方面提出并无效后,才撰文[5]对译文、原文逐字逐句讨论,并鉴于按原文直译使读者难以理解而加了译注,并提出了修改建议(现已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经多次商讨后已订出消除这一影响的草稿)。

不清楚陈工撰写文[1]是出于疏忽(个别打印的疏漏无可非议,但生造出这一段2004版原译来确是使人费解)还是想掩饰错误,并可公开对拙译点评,使局外人认为我是多此一举。

另外,我已在CACI组织的讨论会上多次提出(与会各人都同意,并商讨如何落实;由CACI所发的委托翻译协议书中也明确规定“不可在译文中增加自己的解释性说明”),切不要在译文中擅自增添原文中并未列入的内容。建议重译中对原文的增添内容以译注方式列出。

(略)

(四) 因文[1]的“四不译”原则,拙译未执行者

在此之前,我确实不知有文[1] 的“四不译”原则,CACI领导也从未书面或口头告知我。因为我是后来插到CACI译校人员中去的,所译内容,凡1998及以前各中文版和原文无原则、文字出入者等等,都一律沿用1998及以前各中文版。所以,我并不是不遵守“四不译”原则,而是不知者不罪。

顺便指出,对类似的问题,CACI领导应有明确、具体的统一要求,不能任由哪一位译校人员随时定出,致会造成全册(卷)的不统一。

以下仅列出条文编号,不再分析:

(8)、(22)、(31)以及(一)中的(40) 、(二)中的(10)等。

(五) 从技术上可予讨论,但本人一时还难以辩别者

(53) 已如(三)(53)所述。

(45) UCS-67(a)(2),原文为:when joining base metals exempt from impact testing by UCS-66(g) or Fig.UCS-66 Curve C or D and the minimum design metal temperature is colder than –20℉(-29℃) but not colder than –55℉(-48℃), unless welding consumables which have been classified by impact tests at a temperature not warmer than the MDMT by the applicable SFA specification are used; or

【原译】连接的母材按UCS-66(g)或图UCS-66中曲线C或D,且MDMT低于-20℉(-29℃)但不低于-55℉(-48℃)可免做冲击试验,而所用焊接材料按其SFA标准规定的冲击试验温度分类高于MDMT;或

【丁译】当按UCS-66(g)或图UCS-66曲线C或D免除冲击试验母材的连接,且MDMT低于-20℉(-29℃)、但不低于-55℉(-48℃)时,除非采用已按适用SFA标准由在不高于MDMT时的冲击试验作了分类的焊接材料;或

【陈译:如连接的母材按UCS-66(g)或图UCS-66曲线C或D免作冲击试验,MDMT在-20℉(-29℃)和-55℉(-48℃) 之间,除非所用焊接材料按有关SFA标准对冲击试验温度的划分不高于MDMT

【分析】我不熟悉SFA标准。拙译只是按原文如实译出,其意和陈译确是不同的,前者认为是“按适用SFA标准由在不高于MDMT时的冲击试验作了分类”者,后者认为是“按有关SFA标准对冲击试验温度的划分不高于MDMT”者。对此我难以展开深入讨论,只能留待有关专家酌定。

(六) 文[1]所列正确,在建议修改原译时对与修改无关的部分确系本人疏忽造成的

(32) UF-32(a),原文为:All welding used in connection with the fabrication of forged vessels or components shall comply with the applicable requirements of……

【原译】使用焊接制造的锻制容器或零件……应符合……的相应要求。

【丁译】用于和锻制容器或零件相连接的所有焊接,……应符合……的相应要求。

【陈译】一切用于与锻制容器或零件有关的焊接,应符合……的相应要求。

【分析】拙译虽然指出了原译的错误,但匆忙中把in connection with译为“相连接”,确实有误。应按陈译,译为“有关”。

此外,拙作文[5]存在一些打印错误,但未涉及原则性和可能引起争议的问题。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出。

3 结束语

拙作文[3]、[5]、[6]、[7]对ASME Ⅷ-1、2 的2004(及以前)版译文中不符原文原意、会引起误解甚至出错而可予讨论者提出了修改建议。要指出的是,对于并非分工予我的部分,由于我并非校对,并未逐一检查,只是在学习、使用或涉及和我翻译的相关内容查阅时才得以发现。相信类似的问题还有(的是),我所列虽不能说是挂一漏万,但总是有所疏漏。为此,衷心希望有关译校人员不要计较拙作的实话实说、讲真话态度(温总理日前在同文学艺术家谈心时,提出:让自然科学家、……在更为自由、民主的学术气氛中,……。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从提高译文质量、对用户负责的大局出发,能在2007版中首先是减少、甚至消灭技术差错,并尽可能更上一层楼,逐步达到陈工提出的“三原则”。

译校人员各来自不同岗位,各人专业、专长不同,对所涉及的专业面如此之广的ASME规范,任何人都不可能全面熟悉并见长,加上各人习惯、作风不同,但如拙作[3]、[5]、[6]、[7]一再提出的,只要译校人员相互配合、磋商,虚心学习,和原文逐句校对,一点一滴地斟酌、改正,相信后一版的翻译质量一定会有更大提高。

各位都是有关方面的专家,有的甚至毕生从事压力容器的设计、制造工作。大家都无任何理由担心各位的水平。之所以会出现这些问题,笔者认为,主要是有关译校人员的工作态度和文风。在这么多版本中,连最简单的volume究竟是数值还是体积,在这么多年、多次的译校工作中居然无人发现。只要像这次文[1]对拙译逐条点评、重译那样花上一些时间,绝不会有这么些技术性差错长期存在。这些真不能不引起CACI领导的高度重视。

最后,谨以本文前言中所提,以在翻译2004版前CACI领导和全体译校人员座谈会上我的发言要点作为再次向CACI领导的建议,并建议在适当时候结合文[1]所提出的“三原则”、“四不译”、其它译者的书面意见[9]以及在制造、检验部分尚有部分待统一的名词术语等再次座谈研究,并作出必要规定。

参考文献

[1] 陈登丰,ASME Ⅷ-12004译文的讨论,ASME在中国,2006,No.4
[2] 陈登丰,与丁伯民教授探讨译名的二封信,ASME在中国,2001,No.3
[3] 丁伯民,关于ASME压力容器规范若干名词译法和译文的探讨,ASME在中国,2002No.1
[4] CACI秘字[2004]第2号,关于发送《ASME锅炉压力容器第Ⅷ卷部分名词术语译法》的通知,2004.1.18
[5] 丁伯民,对ASME规范Ⅷ-1卷UG-81、Ⅷ-2卷AF-135中《成型封头的公差》的理解,ASME在中国,2003,No.4
[6] 丁伯民,对ASME Ⅷ-1(2004版)译文的一些建议,ASME在中国,2006,No.3
[7] 丁伯民,对ASME Ⅷ-2(2004版)译文的一些建议,ASME在中国,2006,No.4
[8] 丁伯民,对ASME规范Ⅷ-1 UG-80、Ⅷ-2 AF-130译文的讨论—兼谈对GB 150、JB 4732的影响(送ASME在中国的审查稿)
[9] 王国平,李安朴,关于ASME Ⅷ卷第一册98版(A99)中译文翻译问题的探讨(会议印发资料),2000.1    

©2007 Cor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石协ASME规范产品协作网(CACI)
地址:北京西城月坛南街26号1号楼4032室
电话:010-68532102 传真:010-68532101 邮编:100825 E_mail:caci@caci.org.cn